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凤岐的博客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

 
 
 

日志

 
 

关于邹恒甫引用我的话为自己辩解的声明  

2012-09-02 10: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邹恒甫引用我的话为自己辩解的声明

 

2008年1月9日,我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内部教工大会上作了题为《关于光华管理学院民主制度建设的几个问题》的发言。在发言最后我强调我的发言“不上网、不登报、不传播”,但我不知道我的发言被人偷偷录了音,并被整理成文字稿放到网上。

在我的发言中谈到了2007年对邹恒甫处理的看法。记录稿文字如下:

“邹恒甫的问题要解决不要解决呢?肯定要解决。但是邹恒甫问题的解决,一看对外声明“院长办公会”把邹恒甫就给开了。实际上院长办公会议无权开除一个教授!(全场热烈鼓掌)开除一个教授和提一个教授是一样的。要经过学术委员会、要经过聘岗委员会、要经过党政联席会。最近发现党政联席会好使,所以还是那些人又变成了党政联席会了(全场讥笑)。这不是乱套了吗?同志们!(热烈鼓掌) "

自从我的发言被放到网上后,邹恒甫多次在网上和其他场合引用我的话,声称我是支持他的,并利用我的话攻击北大对他的解聘是不公正的,要求北大为他“平反”,利用我的话攻击光华管理学院时任院长和现任院长。光华管理学院也有人认为我的话对他们的工作添了麻烦。直到今年3月他给现任院长的公开信和给光华学院教员群发的email中还在引用我的这段话为自己辩解。

邹恒甫“8。21”微博出来后,有的网友也拿我的话来“声援”他。认为他确实蒙受了“不白之冤”,我认为邹的行为缺乏理智,不点名地批评了他。有网友则质疑我,你过去不是支持邹恒甫的吗?怎么现在又反对他了?

本来这件事我想就算了,不去说了,因为我知道我一说会引火烧身,也许会遭到攻击。但作为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有责任还原事实真相,也避免有人再用我的话大做文章。

为此,我声明如下:

一、 我是同意光华和北大不再聘任邹恒甫为“北京大学教师”的决定的。请看我的第一句话“邹恒甫的问题要解决不要解决呢?肯定要解决。”邹恒甫在世界银行有全职职务,长期不在光华上课,却享受着光华全职最高待遇(A岗教授。就是邹自己说的北大一级教授,海归工资,住房等),早已引起光华在职教员的不满,认为这样做对广大在职教员的不公平的。正是在教员的压力下,时任院长才提出解聘邹恒甫的教授职务的。我也认为邹恒甫既然在外面有全职职务又长期不来光华上课,不再聘任他继续担任北京大学教师职务是合情合理的。这里我要指出的是,邹恒甫口口声声说时任院长对他打击报复才把他“开除”的。但邹恒甫也不要太健忘了,正是时任院长(当时是主持工作的副院长)把你引进的,是他不顾很多人的反对让你当了系主任(你大部分时间不在院里,根本做不了系主任工作),给你争取A岗教授职位(你不在岗照理说是不应当聘为A岗教授的)和给你其他特殊待遇的。

二、关于对邹恒甫的处理问题我在发言中是对时任院长提出了批评。我主要批评他在处理邹恒甫的问题上方法过于简单粗暴,不按程序和制度办事,引起严重后遗症。本来解聘教授和聘任教授一样都有一套完整的程序和制度,如果我们严格按程序和制度办,邹恒甫便找不到任何攻击北大和光华的借口。但是,时任院长用一封email,一个院长办公会就把他“开”了,而且把北大人事部给光华的不再聘任邹恒甫的内部通知不是以合适的方式通知邹恒甫,而是直接放到公开网上,引起邹恒甫的强烈反弹。这是邹恒甫2007年到2008年掀起第一次“网络风暴”攻击北大和光华的重要原因。其实我曾经多次提醒时任院长,对处理邹恒甫的问题一定小心谨慎,可惜他当时听不进我的意见。在处理邹恒甫的问题上,北大和光华有欠妥的地方,至今我们仍然为此事埋单,今后应吸取教训,引以为鉴。

当然,尽管处理邹恒甫的问题在程序上有不完备的地方,但并不影响不再聘任邹恒甫为北大教师的正确性和执行效力。

三、要求邹恒甫今后在任何场合下都不得引用我的这段话为自己辩解,不得利用我的这段话作为攻击北大和光华的“炮弹”。

四、我认为邹恒甫“8。21”利用微博对北大重新攻击,与2007年对他的解聘的后续发酵分不开的。看看邹恒甫的自白吧,他前几天在接受平面媒体采访时说:“我承认北大教授奸淫服务员这个话题确实能吸引眼球,这是我说话的策略,我说话向来是喜欢夸大,这是我的一贯风格。过去我经常向北大领导反映情况,但是没有人理我,这一次引起公众关注,他们就手忙脚乱了。”还说“我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做了贡献,他们当年把我迎进学校,2007年又无故把我辞退,学校甚至没给我书面解聘函(光华管理学院给出的解聘理由是授课课时不够),我就像垃圾一样被北大抛弃了。对于这一点我是不服气,一直呼吁校方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北大能解决我的个人问题,那当然好。我有世界银行提供的高薪,不缺钱,但我不能忍受学校单方面把我开除,我的理想是恢复北大特聘教授的职位。”原来他的“爆料”是想吸引人们的“眼球”,是想恢复北大的教授职位。

作为邹恒甫老师一辈的人,作为他曾经的同事,我对邹恒甫说几句话:首先,前几天你对媒体说“说我与北大有个人恩怨,那太看低我邹某人了。”事实上,你这几年不是一直在纠缠把你解聘和你想重新回北大未果都看作是时任院长和现任院长对你“打击报复”吗?去年你找到现任院长希望他能解决你重回北大问题,现任院长没能解决你的问题,结果你又开始攻击现任院长,揭现任院长的“老底”。据我了解,不是现任院长不给你解决问题,是光华管理学院几乎所有教员都不欢迎你回来!事情到了这一步,你应当正视你自己的问题了,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别人身上!其次,使我震惊是,一个哈佛的博士,一个堂堂的教授,竟然在公开的网络上用极其低级、下流、污秽和不堪入目的语言肆意攻击、抹黑和中伤你所工作过的北大和曾经同你一起工作的同事!你的问题的性质是严重的。你严重损害了北京大学的声誉和教师队伍形象,严重践踏了北京大学院长、系主任和教授们的尊严,严重损害了北京大学的声誉和教师队伍形象,严重伤害了北京大学师生员工和校友们的感情,也伤及了梦桃源餐厅的无辜员工。你已经击穿公共道德底线,误导社会舆,蒙骗支持你的网友(据调查,相信邹恒甫“爆料”是真的的网友竟占到被调查对象的98%!岂非咄咄怪事!),干扰北大正常工作。你应当向北大和所有被你伤害的人赔礼道歉!如果你现在还不能正视自己的问题,不能翻然改悔,迷途知返,等待你的只能是身败名裂的下场!

 

 

 

 

  评论这张
 
阅读(91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