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凤岐的博客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

 
 
 

日志

 
 

曹凤岐:中国经济尚处U型左侧底部  

2009-06-18 21:15:54|  分类: 宏观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凤岐:中国经济尚处U型左侧底部

——专访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曹凤岐教授

 

证券时报  2009-06-1518:28:05  

陈霞昌、杨 洋 采访

 

   近日,在证券时报-时报在线(www.secutimes.com)专访时,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曹凤岐表示,中国经济目前仍处于U型经济左侧底部,下半年经济可能会逐渐转好。

 

   主持人:首先想请您谈一下有关宏观经济的问题,目前我们看到很多数据有一个比较矛盾的地方,想请您谈一下目前宏观经济的情况。

 

   曹凤岐:现在只能从4月份的数据来看,实际上4月份的数据是一个比较矛盾的数据,总体来说4月份的数据使人们并不是很乐观,CPI、PPI还是往下降,另外发电量也是降的。但是也有好的地方,比如说采购经理指数几个月都在上升,说明中国经济的积极因素在出现。我个人分析,因为短期来看,你看过我说过很多话,我说中国经济是U型经济,有人问我现在U型到什么地方?我个人认为现在还在左侧的底部,可能4、、5、6(月份)还是比较困难的,过了4、5、6到下半年以后经济可能会逐渐好起来。因为货币政策、财政政策逐渐发挥作用,4万亿投资等等都会发挥作用,所以说下半年或者到年底经济肯定又有一个比较大的恢复,这是我对整个宏观经济的一个判断。

 

   主持人:下半年回暖最主要原因是因为4万亿投资的作用?

 

   曹凤岐:应该说我们在启动经济4万亿的投资,当然我们还有信贷的一些支持,我想这可能是比较主要的一个作用,就是说在经济下滑的时候我们采取措施,所以这个应该说短期的经济走势,不包含长期的,长期的有人说是W型,因为那个就要看我们的结构调整,现在主要还要解决短期的经济问题。

 

   主持人:我知道您研究货币是比较深的,想请您谈一下下半年货币政策的走势? 

 

   曹凤岐:现在是这样的,总体上来说我们的货币政策实际上前年第四季度开始紧缩,紧缩到去年6、7月份,由于金融危机和经济本身的问题,所以从去年7月份就开始放松,那么到去年9月份以后我们就正式提出要执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我个人认为,目前来说这个政策不会变,因为我们现在还是在启动经济,所以说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稳健的财政政策都要继续执行,这样才能够有利于经济恢复和发展。下半年货币政策会不会改变?那就要看整个经济走势,因为现在有人提出我们的信贷投放量太多了,到4月份我们基本把全年的指标投掉,原来是5万亿,现在又6万亿,6万亿还没有完全投出去,但这是值得我们警惕的问题。什么时候改变呢?如果说由于这些投放不合理或者不是物价下跌了,而是上涨或通货膨胀了,在这个时候成了改变,目前来看说改变货币政策还为时过早。

 

   主持人:您认为宏观数据出现什么样的状况监管层才会改变货币政策呢?

 

   曹凤岐:因为CPI、PPI都是负的,可能5、6月份也不见得非常好,我们希望它恢复至少是正的,但假设超过全年的控制指标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会考虑了,如果它恢复正的也不证明它是通货膨胀,如果现在不分析任何原因、不看任何的东西,看物价,实际上是一种通货紧缩,通货紧缩不仅仅是物价的问题,但它是通货紧缩的其中一个现象,所以到了什么时候呢?那就是物价上的比较高了,有可能不再控制出现全面性的通货膨胀,这个时候可能会改变货币政策。

 

   主持人:我们知道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跟通货膨胀有关系,但可能通货膨胀不会立刻尾随宽松的货币政策一下出现带来通货膨胀,这之间应该会有时滞,这个时滞会有多少? 

 

   曹凤岐:作为经济学家一般的说法,不去很准确的说这些东西,因为经济是非常复杂的。实际上从中国历史的情况来看,物价上涨到通货膨胀至少有3个月以上才可以发挥作用,货币政策本身就有时滞,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因素。所以我们现在探讨通货膨胀问题我觉得为时尚早了一些,还要看一下。

 

   主持人:银行的货币政策包括去年时经济出现下降比较多的时候,去年上半年还采取比较紧的货币政策,你对央行货币政策的执行情况和他们对经济的判断有什么样的解读? 

 

   曹凤岐:对央行的政策我不敢随便的说些什么,但是去年我们对形势的判断可能过于严峻,实际上是前年,因为从紧的货币政策是前年的中央工作会议定下来的,那个时候为了防止出现全面的通货膨胀,所以我们要从紧的货币政策。但这个时候实际上在经济界、在各方面的看法是不一致的,认为中国并没有出现全面通货膨胀,只是结构性的通货膨胀,比如说猪肉、粮食,当然那一段时间石油也上来了,所以说它是结构性的东西,还是应该有保有压的。但是央行对这个形势判断就是我们为了防止全面通货膨胀所以采取了紧缩,这是第一个判断。第二个问题是对金融危机的影响没有看的太重,实际上那时候金融危机对中国的潜在影响已经出现了,虽然我们的进出口还在上升,但是国外的订货已经减少了。因为我都提出过,在去年2月8.7的CPI,我认为那是全年最高点,现在去看我说的是很对的,我说应该开始下滑了,我说必须注意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的关系,就是说不能因为货币政策太紧了把经济增长尤其是企业、中小企业做坏,当时我谈了这个观点。但是央行一直执行(从紧的货币政策),一直到6月25号最后提法定存款准备率,提高到16.5%,这是建国以来最高的法定存款准备率,一直到7月份才提出有保有压。所以在货币政策执行过程中是有经验和教训值得考虑的,这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 

 

 

(此文字稿根据视频采访整理,是采访的部分内容。如观看全部内容,可点击视频:

http://www.secutimes.com/generalSubject.do?method=getShow&subjectId=44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