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凤岐的博客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

 
 
 

日志

 
 

股份制改革是一场理论和思想革命(一)  

2009-12-07 14:46:10|  分类: 企业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股份制改革博文之三(1)

 

股份制改革是一场理论和思想革命(一)

——“搞活国营大中型国有企业——批判私有化”研讨会

部分发言录音(整理文字稿)

(1989年10月25日)

 

 

会议主办单位: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

会议举办时间:1989年10月25日

会议地点:北京大学勺园二号楼四层会议室

 

   曹凤岐按:股份制改革初期,很多人不理解,他们从传统理论出发,认为搞股份制改革就是搞“私有化”,发展市场经济就是搞“资本主义”,就是“资本主义复辟”。有些同志为了维护传统的“公有制”,为了维护计划经济,反对市场经济,对主张发展股份制和市场经济的同志进行攻击和批判。反对股份制和市场经济的同志也付出了代价,甚至是血的代价!股份制改革实际上是一场理论和思想革命,充满了斗争!

   这里发表一次研讨会的录音整理稿的一部分。那是1989年10月25日,我正在上课,有人邀请我去参加一个搞活国营大中型企业的研讨会,说想听一听我关于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的观点。于是我提前结束课去参加会,到会上我一看气氛很不对,因为会标写着“搞活国营大中型国有企业——批判私有化”研讨会。他们首先让我发言,我就傻乎乎地谈了自己的观点。我发言后他们就开始对我进行批评和批判。

   研讨会会后还发生了不少故事。一个是他们把批判我的材料报到学校甚至教育部,把我的《中国企业股份制的理论与实践》一书打成“大毒草”,导致我的教授职称被取消,我开设的“股份经济”的课程被迫停开。另外,有一位老师为了表示反对股份制改革,反对市场经济,认为中国已经“资本主义复辟”,后来竟以死抗争!

   这件事已经过去整整20年,我现在把会议的录音(我当时要了一份会议的录音带,现在已经成为珍贵的资料)部分整理稿转发在这里,让我们的一些年轻同志了解一下股份制改革的历史和艰苦历程,也许对我们有新的启发。

   会议的录音很长,包括我的发言都很长,我这里只转发我的发言和其他两位老师发言的摘要,发言的标题为我所加。为了使大家有耐心看下去,我分三篇博文发表。

 

 

股份制是大中型企业改革的方向

——曹凤岐发言(摘要)

 

 

   曹凤岐:说几点意见。我是主张股份制的,大家都知道。我发言的题目是《股份制是大中型企业改革的方向》这是我发言的总题目。

   第一个问题,大中型企业改革向何处发展的问题。

   首先我们大中型企业包括我们的管理体制改革的优点就不用说了,它是我们国家企业的骨干,但是它是有弊端的,有弊病我们才要改革。我认为,最大的弊端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尤其是大中型企业弊端就是根据产品经济模式建立起来的。这个全民所有制企业,我认为本质上是政府的企业,部门的企业。它导致了产权不清。企业的经营权和所有权之间没有明确的界定。它企业内部缺乏动力与活力,外部资源不能有效地配置,国家对企业的行政干预过多,而且国家对企业负无限责任。这个是造成我们大中型企业政企不分,企业缺乏必要的经营自主权,甚至成为国家行政机构附属物的一个重要原因。

   针对这些弊端,我们进行改革,十年来我们主要是沿着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思路进行改革。那么,我们进行了简政放权、利润留成、“利改税”、厂长负责制,推行各种的经营责任制,包括租赁经营,资产经营,还有承包经营。推广最普遍的是承包经营责任制。那么,承包经营责任制应该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当然也是时间比较短,真正搞起来是1987年开始推行起来,时间比较短,但是可以说取得了比较大的成绩。但是也应该看到承包制现在还是很不完善,而且也存在不少问题。

   到现在为止,我认为,大中型国有企业还没有真正活起来。原因是什么呢?当然,国家的倾斜政策还不够,这是一个原因,但是我认为,根本的原因,就是没有在根本上解决企业和国家的关系。企业还只有部分的经营权,而且我认为,到现在为止,企业还算不上真正的法人。没有摆脱国家行政干预的藩篱。所以,我们提出一个问题,就是说对大中型企业的改革是在现行制度上修修补补,还是对产权制度上改造的问题,这是我们针对这个问题提出来的,但不是搞私有制,中国不能搞私有制,这是肯定的。

   社会化大生产,而且国营我们有一万多亿的国有财产,我们搞私有制这是臆想,不是搞私有制。但是,我们考虑一些新的思路,就是在中国来说改革最大、很大的难点在什么地方呢?中国既要坚持公有制又要发挥市场机制作用,这是中国改革的难点。我们觉得,要想企业有真正的活力,产生千千万万有活力的企业家,就应该对大中型企业进行产权关系重组,要进行微观机制再造,使企业具有法人所有权,那么,我们想到了股份制。我们认为,股份制可能是在中国作为大中型企业改革的方向既坚持公有制又能发挥市场机制的这么一个选择,这是我们提出这么一个问题。这是第一点我们谈改革何处去的问题,我们从这个思路出发,我们对两权分离这个思路进行反思提出的这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想简单谈一谈,两权分离思路的缺陷,就是存在什么问题。

   两权分离的思路总的指导思想是这样的,就是按照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原则给与企业以更多的生产自主权,使企业的责、权、利更好地结合起来。把企业办成相对独立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经营实体,也就是说,在不触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前提下,在国家仍然掌握所有权的条件下,由国家直接经营变成企业经营,来调动企业的积极性。应该看到,承包责任制是存在一些很难解决的问题。

   关键问题是企业的经营者没有能力也不应为企业的财产负责。所以两权分离的问题,比如说承包,包括租赁,实际上还是马克思在资本论所说的,是拿别人的财产去冒险。财产问题在产权的问题上没有根本解决,还是拿别人的财产去冒险。也就是说,财产的所有权和经营权成为简单的对偶,同时强调弱化所有权的约束力,那么,什么力量来约束经营呢?难道凭着经营者的事业心、公德心、创造心,甚至道德良心就能保障它的合理运行吗?如果不然呢,就象马克思所说的,拿别人的财产去冒险,而不拿自己的财产冒险,所以,他还是可以不负责任的。

   第三个问题,推行股份制的好处。

   弱化所有权强化经营权似乎能带来企业的活力,但是这种活力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危险。它可能在根本上破坏我们社会主义商品秩序,从而牺牲整个的经济效益。这是我们对承包经营如果只是这样来做,国家是很难控制,或者说财产问题是负不了什么责任的,所以,我们考虑到能不能想新的路子来进行改革。新的路子,我们就想,是不是来明确企业的产权关系使企业成为真正的独立的法人。这样我们就想到了,在中国能不能推行股份制的问题。

   我们觉得,在中国推行股份制,通过股份制的办法来改造我们大中型企业,可能有三个好处:

   第一,股份制改革使企业的动力机制、制约机制、风险机制可能都发生一些根本性变化。那么,在什么地方呢?我认为,股份制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是社会化大生产的产物,是发达的商品经济的产物。无论中国现在不搞,今后发展恐怕还会有股份制这种形式存在,我是这么看的。那么,从它的内部机制来说,股份制我认为不是两权分离,而是三权的分离和统一。

什么是三权的分离和统一呢?就是说,股份制是股权、法人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和统一。而且,它们各有载体,各负其责。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是一荣具荣,一损具损。

   第二点,他的好处在什么地方呢?大家推行股份制的最初的说法是,增强大家的凝聚力呀,什么社会集资呀,其实主要功能不在这。主要功能,我刚才说了一个,另外一个是有利于资源在社会范围内的有效配置。那什么意思呢?当然这个与市场机制有关了。就是说,典型的股份制是股权货币化、商品化、市场化、证券化。那么,他的转移是比较灵活的,当然有国家政策产业控制是可以的,在这种情况下,社会资源的配置可能是比较快的就转移了,现在我们是实在是不快,隔一支墙我们也不能转。那么,这是一个理论上的问题了,就是说,这可能是一个好处。

   第三个好处,我觉得,可以促进国家对企业体制的改革。通过进行股份制改革以后呢,国家也是所有者之一。一般地说,国家代表全民所有制控制大股,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国家作为所有者来说,是作为股东权益来发挥作用。他可以参加股东大会,也可以派人参加董事会进行决策和经营,对重大的决策经营,他只能享受股东的权益,而他不是直接地进行行政干预,而且负有限责任。就是大家赔了,不是国家管负,各个股东都得管负。那么,我们现在是这样,国家负无限责任,为什么我们的企业破产倒闭不行呢?当然社会主义也得给大家饭吃,这是一个。实际上破了产、倒了闭,是倒了谁的霉呀,还是倒国家的霉呗,那不是摆着呢吗,还得国家养着,有可能破产倒闭吗,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不进行破产倒闭与这个是有关系的。在股份制情况下呢,国家作为股东来说,只能由直接控制变成间接控制。所有者国家也可以设立代表,是不是专门有关国有资产的管理的或投资机构的一个所有者的代表作为股东控股或者再投资等等。

而作为国家的国家或者说政府的国家,搞宏观控制,宏观控制搞什么呢?那就搞计划的、经济的、法律的、行政的,这种市场的、自身进行控制了,那你就不要直接去搞企业么,就是说我不影响国家的宏观控制吗,你正好集中精力搞你的宏观控制,你不要去什么你都管,管那么多又管不好,这不是好事情吗!所以说,通过股份制是能不能够改变国家与企业之间的这种父子关系,能不能真正解决这种政企不分的问题,解决国家有利的宏观控制和国家资产的有效管理问题。

   我有两点说明。

   第一点说明,我们说搞股份制,甚至说股份化,但是,并不是说所有的企业都要搞股份制,都要股份化,因为我们从来都是这样说的。关系到国家国计民生的重大企业,还是国家经营为好。一些公共事业的企业,比较盈利小的企业,可以国家经营,其他大中型企业全部推行股份制。因为现在的内部环境和外部环境都还不具备,所以,我在今年第一期学报《再论社会主义条件下股份制》里头我谈到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三至五年或更多时间,主要是推行承包经营责任制,完善和发展承包经营责任制,要对股份制只能进行试点,这是我们讲的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呢,当时我也列了一个时间表,大约可能考虑到九十年代中期,条件比较成熟了一些了,有些国营企业通过合股、清产核资改成有限责任公司。有限责任公司不发行股票,因为合资经营,股票市场没有完全建立,你发行业不行,采取有限责任公司这种形式。

   第三阶段,我把时间表列到了下一个世纪,或者本世纪末或下世纪初,那个时候市场机制可能比较完善,包括资金市场,包括商品市场、劳务市场、产权市场,就是企业的买卖等等条件都具备了的时候可能才能够真正推行股份制。

   第二点说明,我认为中国现在推行股份制是个过渡,我说过,必须有一个非驴非马四不象的阶段,才能够过渡到真正的股份制。资本主义还搞了几百年吗,我们哪能现在就搞成,我们的基础和改革的条件都不成熟,所以不要想我们说了现在就要搞,不是的,改革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当然,我在书上也谈到了三阶段没有列时间表了,作为文章我是说了,不一定到那个时候就那么回事。

   第四个问题,谈谈股份制的性质。

   这个问题好像涉及的问题比较大,股份制的性质问题,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的问题,搞股份制是不是搞资本主义,是不是私有化这个问题。我倒是觉得,搞股份制从目前来说,从我自己的认识来看,有两个方面对股份制曲解,一个方面是说,认为搞股份制就是搞资本主义,就是搞私有化,这是不对的。第二个呢,有些人确实企图通过搞股份制来平分国家财产,这个在报纸上也登了,把国家财产划为个人财产,这个也使极端错误的。这是两方面对股份制进行曲解,股份制问题可能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那么,我讲的股份制的性质呢,我认为,总的观点,社会主义条件下股份制本质上不是私有制。

   我们认为,股份制是完善公有制形式的一种改革,公有制形式应该是比较多种多样,不一定就只是全民或者集体,含多种多样的形式。我国是公有制基础上的商品经济,无论是国营企业还是集体企业都是公有制形式,我们进行股份制改革,现在的情况与资本主义国家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们主要是国营企业之间、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集体企业之间的资产联合和转移。企业之间的互相兼并和拍卖也主要在原有的国营和集体企业之间进行,所以,从整个来看,我们目前国家股包括职工集体股,还有外部法人股,都是公有的,这是在内部或外部的资产的转移,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说它变成了私有呢?实际是公有基础上的股份制改革,这是一点,就是说,我们的改革不是西方的那种大家凑起来,然后就发展,产权一开始就是个人的。中国是已经有上万亿的公有财产了,现在只要划清它是谁的,然后产权进行转移,我是这个问题,所以,我们的基础跟他不一样啊,这与西方是不一样的,想西方化、私有化是不可能的。

   第二点,从目前来看,个人的财力还是比较有限的,企业中个人的股票相对数量和绝对数量都是很少的。现在我了解了很多股份制公司,包括天桥百货股份公司,还有北京旅行车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飞乐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还有北京天龙股份有限公司,实际上,象北京天桥股份有限公司个人股才占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天龙多一些,在全国算最高了,达到百分之十七,这是个人最高股了,剩下的都是国家股、职工集体股或者外部法人股。一般的,象广东省,一般都在百分之十以下。那么,他怎们能够把企业的经营方针变成私有的影响他的情况呢。实际上,换句话说,在去年的沈阳召开的大企业股份化与证券市场交易研讨会上,我曾经说过,别人也说过,就是说把上万亿的公有财产拿出百分之十卖给私人,实际上我们国家的公有制还是以公有制为基础。从现在情况看,国家的股份制与以个人财产为基础的西方股份制是不同的,这一点应该是明确的,我们是公有制基础上搞股份制的,那种股份制严格上叫公有股份制。什么叫公有股份制?公有股占绝大多数或绝对优势,这个和西方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进行股份制改革,本意和实际都不是变公有制为私有制,是完善和改变公有制形式,基本上是调整和明确公有制内部财产关系的一个改革,是公有制形式本身的改革,也就是说,我们只改变公有制的形式,即完全的全民或集体,而不改变它的性质。整个来说,我们应该这么看问题,这也是中国特色。

   有把中国的股份制老是与西方的私有化浪潮相提并论,实际上我觉得,从理论上来讲,咱们不说实际,我认为说西方国家把国营企业卖给公众是私有化也是不确切的。因为私有化的前提是承认资本主义的国营企业是公有制,但其实未必国营企业都是公有制,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是由国家的性质决定的。从理论上说,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是私人国家,搞的是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他的国营企业,一般来说,也不是公有制企业,而更不能说是全民企业。国家出卖国营企业的股份,最终归的还是垄断资产阶级集团或私人,因此,一般地说,西方国家不存在公有经济的私有化问题,而是私有制内部财产关系的重新调控、调整问题。从理论上说是这样,所以把中国的股份制与西方的私有化相提并论,是不对的。这是第一点,我主要讲中国的问题实际上是公有基础上的股份制,我们改革的实质和目的都是完善和发展公有制,并不一定就是那种形式。

   第三点,股份制企业与私人企业有严格的区别。

   现有部分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的股份化,企业集团的各个企业之间互相控股与参股,主要是公有股份,我刚才说了,国家股、外部法人股和职工集体股,那么这些企业是公有制性质是不庸质疑的。还是不管谁的股,都是公有的,不是国家的就是集体的。那么,完全由个人集资建立起来的股份制企业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呢?这个问题,刚才老张提出来了,这也有我的看法,就是完全由私人集资建立起来的股份制企业是公有的还是私有的,且不说完全私有的有多少,或者发展有多大,这是另一个问题。我们认为,即使股份企业的资本完全是个人集资,就是根据公司法建立起来的企业的性质与纯粹的私有企业已是有区别的。它是多个个人联合投资组成企业公共财产的企业组织形式,投资者只享受股东的权利,而不能直接经营企业,不能随意抽走资本。有人说这种企业是股份共有制,股份共有制也是一种说法了,我认为这是对的。既然是共有,与纯粹的私有就是有所不同的。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由公众通过购买股票兴办起来的股份企业的内部财产,关于这个马克思说,不再是相互分离的各个生产者的私有财产,而是联合起来的生产者的财产。即使在西方,在企业内部财产来说,马克思说,不再是各个相互分离的生产者的私人财产,而是联合起来起的财产,是法人的财产,是法人资产,是共同的资产。

   (插话:我插一句,这个所有制,是什么所有制?这个所有制还是不是资本主义私有制?)

   曹凤岐:这个问题我在后面会说的。社会主义经济中的共有制企业起码是具有联合与合作性质,也可以说,是一种公有制的一种非典型存在形式。在西方国家是不是私有制呢?应该说,西方国家是私有制的,马克思讲,实际上是对资本主义方式本身的一种扬弃,不可能改变资本主义的性质,因为整个社会是私有制的,所以,它只是一个公有的外壳,这个列宁也讲过,形式是公有的,实际上是私有的。我是说,即使是在这个条件下它的内部,马克思也说过这个,但整个来说,它还是私有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私有的,它不可能改变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性质,只是在内部进行扬弃,列宁讲过,它是形式上公有,实际上还是私有的,这是没错的。但社会主义是不一样的,社会主义是公有经济占主导地位,这种情况下,这种形式与西方典型的资本主义是不一样的。我将在下边还说。

   有人说,所有制的性质是由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性质决定的。这个完全由私人投资形成的股份制企业还不是私有制吗?这里忽视了一个股份制企业与纯粹私有企业的本质区别。在纯粹的私有企业中,所有权与经营权是合一的,企业的所有者本身就掌握着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是雇主,实际上就是,我有生产资料就完全决定你的经营,并且运用生产资料决定经营,决定企业的方向和命运。这个纯粹的私营企业,包括我们现在的私营企业,是完全由雇主说的算的。

   而在股份制企业中呢,所有权与经营权是分离的,刚才已经说了,企业的所有者就是原始意义的产权,就是他的所有权、经营权、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都是集于一身的,这种所有权已经转化为法人所有权了。个别股东和全体股东运用股东向企业投资的资金,并不是生产资料,而是形成了企业的生产资料。个人可能是消费品,就是作为资金来说,可能是这个或是那个,实际上他投到企业里而形变成企业的生产资料,他本身的资金不是生产资料。那么,企业的生产资料的掌握和运用不是股东,不是这些所有者,而是企业的法人,由企业的法人来决定企业的经营方针。单个股东既不能抽出资本,又不能干预企业的经营,只有全体股东通过共益权、请求权才能对企业的重大决策发出影响。实际上,全体股东是企业生产资料的共同所有者,当然,在西方,一些小股东他还是决定不了是大资本决定,这是另一个问题。在本质上说,大家都是所有者。把这种企业说成是股份共有制,我觉得是最合适的、最恰当不过的。

   还有一些问题我就不说了,意思是我们并不只主张发展完全私有这种股份制,我主要讲的股份制是改造起我国大中型企业的问题,由国家控股来进行生产经营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可能在首钢占有很大的股份,那么大的企业,所以,整体来说,我们国家的股份是公有股份制,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股份制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由于在我们走了一段路,又明确了产权,就是我们形成上万亿元财产,我们集体企业也有几千亿财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再搞股份制,实际上不可能再是回过头来把它搞成私有化、私人化,都化为个人。那么还是国家掌握大头。具体怎么来弄,今天我就不说了,我要是讲把股份制就说成是私有制,就说是搞资本主义,有点太牵强,我们的本意,我们的实际都是在探索中国的企业怎么走下去,所以,我们是为了探索才提出这个问题的,就是这个意思。我的想法呢,就是最后可能走股份制这条路,承包经营责任制恐怕是一个过渡形式。

  评论这张
 
阅读(5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